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翁牛特白癜风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3 21:03:09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翁牛特白癜风医院,湖南白癜风早期危害,凤庆白癜风医院,定结白癜风医院,武汉白癜风抗白专家,鹤庆白癜风医院,滨洲华海白癜风医院

  ACC守望澳中关系40年:澳洲商界可以参与到“一带一路”价值链中去

  ——专访澳中理事会主席Warwick Smith AM

  今年三月,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访澳时,借用著名诗人麦凯勒的诗句“炽热的阳光,辽阔的平原,遥远的地平线和蓝宝石般的海洋”来形容澳大利亚自然之美,并以此形容中澳友好合作的温度、广度和深度。

  在全球贸易持续低迷的今天,中澳两国贸易却多年来保持年均增长9%,高于两国经济增长速度,在主要经济体之间实属罕见。无疑,中澳之间的经贸合作还会向更高水平和更深层次发展,在这其中蕴含着哪些机会?中国企业该如何把握住这些机会?

  带着这些问题,我们专访了澳大利亚中国理事会(Australia China Council,ACC)主席Warwick Smith AM先生。作为一位政商两界的“跨界”人物,他以独特的角度解码了中澳之间的新商机。

  人物简介:Warwick Smith AM,生于1954年,澳大利亚知名政治家,自由党党员,活跃于澳洲政坛与商界三十余年。他自1984-1993年担任澳大利亚众议院议员。1996-1997年担任联邦政府的体育、领地和地方政府部部长。1997-1998年担任家庭服务部部长。曾任麦格里银行执行董事以及澳大利亚中国商业委员会主席。现为澳大利亚与中国最重要的文化与交流机构之一——澳大利亚中国理事会主席。同时担任澳新银行新州分行主席,以及投资公司Australian Equity Group顾问委员会主席。

  澳中理事会(Australia-China Council)由澳大利亚政府设于于1978年,致力于加强澳大利亚和中国间互利互信、促进人员交流。理事会通过澳外交部门定期向政府提交政策建议,以巩固澳中关系为目标,支持和资助各种长期项目。为两国政府、企业、高校机构间构筑起独特合作关系,以推进澳洲各类研究与教育项目在中国的发展。

  “中澳自贸协定的签署,将我们的关系带向了一个新的阶段。我们的关系不仅必须,而且已经比过去更广泛、深入和坚固。”

  《澳华财经在线》:您在澳洲的许多机构和组织中都担任过董事会成员、高级顾问等重要职务,令人钦佩。而自2011年以来,您一直对澳大利亚中国理事会(Australia China Council,ACC)给予不懈的支持。是什么使您对ACC的工作有如此大的兴趣,并给您带来价值感的呢?

  

  Warwick Smith AM:ACC的工作之所以有意思且有价值,是因为它为中澳两国建立了人与人之间的、机构与机构之间的联系。

  ACC的历史,不光是关于组织的历史、接受拨款和奖学金的个人的历史,它的历史中,还有做过这个机构的主席的人士,在理事会工作过的人士,为秘书处服务过的人士。我的前任中有一些非常杰出的人物,如杰弗里·布莱尼教授(注:澳洲著名历史学家、学者、慈善家和评论家)、爱德华·高夫·惠特拉姆(注:第21任澳大利亚总理).ACC的历史可以说极为丰厚。

  实际上,作为ACC的主席,我如此看待自己和理事会其他成员的角色:ACC是澳大利亚与中国最重要的文化与交流机构之一,而我们是它的守护者。

  《澳华财经在线》:澳大利亚是一个相对较小国家,说到澳中关系,好像有许多代表官方利益的机构。比如说您也曾担任过主席的澳大利亚中国商业委员会(ACBC ),澳大利亚中国关系学院(ACRI),中华全球研究中心等等。如何才能最准确地向我们的中文读者解释ACC在两国关系中发挥的作用?

  Warwick Smith AM:1972年底,澳大利亚成为最早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外交关系的国家之一。五年后,即1978年,ACC成立。ACC是最早致力于沟通和促进澳中关系的机构之一,它的建立正值当时刚刚迈入现代化发展阶段的两个国家关系的确立。不过,澳中两国其实有着几千年的悠久历史和传统。在这个背景下,我们看到,近年来两国在建立对话、当代文化共享方面,以及在经典和传统领域,存在着巨大的交流与合作机会。

  在ACC的帮助下,中国多地都建起了澳大利亚研究中心(Australian Studies Centre)。在此基础上,澳大利亚研究基金会(我在其中担任理事)和“北京大学必和必拓澳大利亚研究讲席教授席位”也都成立了。

  近期我们看到更多的关注集中在经济交往方面。澳中两国经济交往的主要焦点是贸易、地区增长、对澳投资、澳洲对外投资以及企业之间的合作。澳中之间还有许多国家和地方层面共同合作的领域正在开放。2014年,中澳自贸协定的签署,将我们的关系带向了一个新的阶段。我们的关系不仅必须,而且已经比过去更广泛、深入和坚固。

  《澳华财经在线》:您认为ACC为澳中关系贡献的最重要和最独特的东西是什么?

  Warwick Smith AM:两国人民、机构和国家之间的信任和理解。我们为澳中关系贡献了很多力量,同时我们也要从与中国的交往中学习很多。

  《澳华财经在线》:作为澳洲最早建立的沟通澳中关系的官方机构。您能否讲讲在过去这些年里,随着澳中关系的发展,ACC的工作经历了怎样的变化?

  Warwick Smith AM:这期间两国关系的内容和实质都发生了变化,ACC自然也随之改变。ACC刚建立之时,澳大利亚最重要的贸易伙伴是欧洲和美国。现在,中国是我们的最大贸易伙伴。近年来,澳大利亚已经越来越意识到亚太地区的重要性,以及包括中国在内的邻国的重要性。

  在中国,周年纪念非常重要。明年(2018年)是ACC成立40周年。

  《澳华财经在线》:ACC准备如何纪念这个里程碑?有没有哪些领域是ACC在未来计划的项目中特别关注的?

  Warwick Smith AM:理事会有一些想法,我们也鼓励目前各项目计划的拨款申请人关注40周年纪念相关举措,对此我们很重视,并期待看到未来的成果。

  《澳华财经在线》:在过去40年的努力中,ACC最引以为荣的活动或时刻是什么?

  Warwick Smith AM:太多了,很难评出唯一的一个。但如果非要让我说的话,那就是ACC不仅延续了近40年,这期间还一直得到政府的支持和资助。我们积累了影响深远的传统和历史。在澳洲和中国,就那些被我们选中、获得ACC资金支持和背书的项目而言,我们建立了非常扎实和深受信任的品牌。

  “在贸易保护主义日益高涨的时代,中国的”一带一路“和”拥抱全球化“将会重塑世界经济秩序。”

  《澳华财经在线》:很多中国公司和私人机构都在寻求与澳大利亚官方建立联系,您建议他们应该如何选择一个支持或合作的机构?

  Warwick Smith AM:有许多澳洲企业进入中国,也有许多中国的组织正在进入澳洲。他们面临的情况都是一样的。很重要的一点,是理解一个国家的环境、规则、治理方式、法律规定和民间社会的期待等,这不仅能帮助他们与澳洲成功交往,还有助于使他们与民众、组织、社区和政府建立信任。

  《澳华财经在线》:关于这个问题,您能为我们的读者做一个基本情况的描述吗?

  Warwick Smith AM:澳大利亚是个开放的经济体,这个社会信奉开放、自由和进步的贸易价值,以及民主自由的政治话语和社交话语。正因为坚守和捍卫这些原则,在过去几十年里,我们的国家经受了许多挑战和危机。

  《澳华财经在线》:您在澳大利亚商界和政界的上层担任诸多重要角色,从中一定获取了一个看待澳中历史更广阔的视角。据《澳华财经在线》的了解,您是较早去往中国的投资者,在中国发展的事业也非常成功。过去十年来,两国经济中的重大趋势,从中国企业投资澳洲矿企,转变到地产、农牧食品等新兴领域的投资。您在两国商界都取得了成功,从经商的角度看,您认为澳中两国下一个大的投资领域是哪个?

  Warwick Smith AM:在贸易保护主义日益高涨的时代,中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和“拥抱全球化”将会重塑世界经济秩序。

  澳大利亚作为中国最密切的贸易伙伴之一,应当会受益于这个新计划。澳洲商界可以参与到供应链中,不必非得在“一带一路”的建设路线上,而是参与到价值链中去。

  澳洲企业应当采用一个新的方式来发展与中国企业之间的商业关系,而不是与中国在国家意义上的双边关系。因为在一带一路计划下,与中国的商业交往活动会在其他国家进行,不只是在中国境内。

  “中国科技力量的崛起,实际上可对澳洲企业带来一定的帮助……服务业的增长,两国的旅游业和教育业也会有巨大的爆发”

  《澳华财经在线》:您是澳洲商界和政界的资深人物,对中国有着深刻的了解,您或许知道,QDII2 (合格境内个人投资者境外投资)计划将是进入澳洲的重要投资力量,只是现在还迟迟没有启动。您认为中国资本账户的开放是必然的吗?

  Warwick Smith AM:加入WTO之后,藉由低成本劳动力等贸易优势,中国积累了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。今后这种情况将会转变。中国是时候走出去,将他们累积的资金积极有效地花出去。

  国内的投资回报率下降的情况下,中国人需要在世界范围内寻求投资机会。

  从这方面看,开放资本账户是必由之路。

  《澳华财经在线》:中国投资者应当关注澳洲哪些潜在机会?

  Warwick Smith AM:中国正在成长的服务业(2017年第一季度 GDP占比为57%)是经济增长的引擎。

  我们的双边关系不仅存在于矿业,还存在于广泛的合作中。中国科技力量的崛起,实际上可对澳洲企业带来一定的帮助。

  中国不只是购买者,在某些领域还是可靠的供给者,能帮助澳洲公司在我们国内发展壮大。

  《澳华财经在线》:根据2014-2018年战略规划,ACC的使命是“巩固澳中伙伴关系的基础,并发展出新的前沿”,您认为目前澳中之间最具潜力的新前沿是什么?

  Warwick Smith AM:服务业的增长,两国的旅游业和教育业也会有巨大的爆发,出现很多机会。

  《澳华财经在线》:我们的读者有很多是中国民营企业家和个人投资者,他们对澳洲的机会非常感兴趣。您对他们有何建议?他们怎样才能找到高质量的投资项目?

  Warwick Smith AM:在联邦政府和州政府层面,有许多组织,比如澳大利亚贸易投资委员会(Austrade)、出口融资保险公司(EFIC)等,他们都可以帮助这些中国企业家和投资着。还有许多有声望的投资经纪人,其中包括我们的大银行,他们不仅了解市场,还以稳定、高效和盈利能力而著称。

  探索VS前瞻

  《澳华财经在线》:中国是澳洲最大的贸易伙伴,也是世界上其他134个国家最大的贸易伙伴。因此,营销资源及消费市场方面的竞争异常激烈。然而,较为遗憾的是,除了有关旅游胜景的经常性描述,和“清洁的环境/干净的食物”这些营销用语之外,在更广泛的中文媒体中,并没有关于澳大利亚的足够信息。

  如果您和一家中国公司谈论一笔对澳长达30年的潜在投资,或者与一个想要移民来澳的家庭交谈,您会如何评价两国之间更为深远的长期关系联结?

  Warwick Smith AM:在ACC及同类项目的努力下,两国之间的文化隔阂一直在缩小,沟通速度在加快,整体来看也有了更深的理解。从重要的商品贸易,到服务业往来,如旅游、教育和沟通小企业商机的媒介,我们的联结将更为多元化。

  《澳华财经在线》:有人曾引用您的话,“澳大利亚一向欢迎外国投资,这个国家是建立在外来资本的强力支持之上的”。现在中国正采取措施抑制海外投资需求过快膨胀,《澳华财经在线》认为一旦资本管制放松,中国的海外投资需求一定会增长和扩张。您认为未来的某个时候,澳大利亚会限制来自中国的投资吗?

  Warwick Smith AM:总的方向应该是开放的,但在某些领域,如房地产,总会存在一些社会考量。

  《澳华财经在线》:过去,两国之间的贸易往来主要限于商品,现在双边关系变得更为多元化,也更广泛。例如,越来越多的中国学生和游客来到澳洲,我们的教育和文化联系也在加强。ACC未来五年的愿景是什么?

  Warwick Smith AM:ACC将会着眼于大环境,灵活动作,持续见证中国的成长,并积极探寻澳大利亚可发挥的作用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保定白癜风医院